教师发展中心 > 课题研究

沈红 课题学习资料201905

 

时间: 2019年5月22日
出处: 盛泽小学科教处
访问: 105

论当代学术谱系的构建——以陶行知研究学术史为例

刘大伟

南京晓庄学院陶行知研究院

  要:

作为有着相似的学术起源、类似的话语结构与知识体系以及共同的价值观念构成的学人共同体, 学术谱系在知识传承过程中起到了维系纽带的重要作用。但由于五四时期推崇全盘西化的后遗症抑制了当代学术谱系的建构, 造成了当代中国人文社会科学领域学术谱系的危机。根据对陶行知研究史中学术谱系的分析, 只有努力突破当代人不做当代史的局限、适度缓解学者们对拉帮结派的顾虑以及中西学之间的隔阂、为当代学术谱系的构建寻找到诸如口述史等合适有效的方法论, 庶几可以建立具有中国特色的当代学术谱系体系。

关键词:

当代; 学术谱系; 陶行知研究史; 口述史;

 “谱系一词在中国有着悠久的历史,其概念本源出自中国传统的谱牒学”, 属于家谱理论中的一个组成部分, 强调以家族的血缘关系构建起来的人群系统。

近代以来, 随着西方文化的涌入, “谱系的概念从家族血缘关系逐步衍伸发展开来, 成为一种解释物种变化体系的语言。在西方文明中, 谱系作为物种遗传学的结构基础, 串联起家族链条的遗传变异过程。在这一过程中, 谱系强调个体在变化发展中的相似性而非起源的同一性, 这就意味着谱系内部成员之间既有相似性也有差异性。这一点正如福柯所说的:“并不就此要在个体、情感或观念中寻找一般特征 (这个特征把这个个例划归为同类) , 并不是要断言:这是希腊人, 那是英国人;而是要去辨认细微、独特、属于个体的标记, 这些标记在个体中交织成为一张难以解开的网。这样一种起源远不是相似性范畴, 它要梳理所有标记, 以便将它们逐一区分。 (1) 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 谱系学都成为了一种历史研究的方法。它关注起源, 寻找起源中的偶然、意外事件和不稳定的权力, “谱系学并不打算回溯历史, 不打算在被忘却的散落之外重建连续性;它的任务并不是先给整个发展进程强加一个从一开始就已注定的形式, 然后揭示:“过去仍在, 仍活生生地在现在中间, 并在冥冥中唤醒它。……相反, 追寻来源的复杂序列, 就要坚持那些在自身散落中发生的东西:确定偶然事件、细微偏差, 或反之, 去确定错误、错估和那产生了现时的、对我们有用的东西的错误演算;揭示在我们所知和我们所是的东西的基底根本没有真理和存在, 有的只是偶然事件的外在性。 (2)如果我们也从谱系学的角度来看, 福柯的这一谱系学思想是在尼采谱系思想上的延伸发展, 他紧紧抓住了尼采在《论道德的谱系》中提出“Ursprung”一词。这一词语尼采曾多次使用, 包含了起源、诞生、出身等多种含义, 正如尼采自己所说的:“追寻事物起源的知识探索者总是相信, 他们的发现对于未来的所有行动和判断都是无比重要的;他们甚至总是预先假定, 人的拯救必须以对于事物的起源的洞见为前提。 (3)继承了尼采谱系学说的福柯, 不仅强调对起源的探讨, 他更执着于对历史细节的挖掘。在福柯看来, 谱系学成为历史研究的一种重要手段, “枯燥、琐细, 是项极需耐性的文献工作”, “它处理各种凌乱、残缺, 几经转写的古旧文稿”, 强调细节知识, “要求大量堆砌的材料 (4) 经过尼采、福柯的传承发展, 谱系学不仅仅关注对历史起源的研究, 更强调打破起源的同一性, 分清历史盛衰的不同阶段, 确定历史发展的伸缩范围, “这种方法试图拆解历史连续性的巨大锁链及其目的论的终极归宿 (5) 

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 谱系学的研究者们都强调对起源的探讨, 西方学者则更试图对利用先验性悬置结构摧毁起源的同一性特征, “意在强调它的某种特异性、独立性、客观性、自主性, 甚至是一种相对松散的偶然弹性’, 或非同质化的、非必然一律性的特征。 (6) 随着谱系概念的不断衍伸, 其外延已经不仅仅局限于家族的范围, 更是扩展至学术圈, 这也促发了学术谱系的形成。在中国历史上, 儒家具有最为庞大的学术谱系。从孔子到孟子再到董仲舒、韩愈、周敦颐、二程、朱熹、陆九渊、戴东原、王国维,几千年的传承始终无法改变这一谱系内在的学术追求与价值信仰。当然, 不仅只有儒家, 其他任何一种思想流派都在努力构建自身的学术谱系。这一思想深入中国文化的精髓, 使得中国古代诸多学人在学术研究的开始便归宗溯源。正如家族开枝散叶一般, 学术谱系也经历了不断承继与嬗变的过程, 学派内部不断涌现出新的领军人物, 在开宗立派之间迅速扩大了学术谱系的覆盖范围, 逐步有了主次之分、大小之分。如儒家、佛家、道家成为了中国古代学术研究的主干, 玄学、理学、心学则成为了次属, 当然次属还会继续分裂出若干不同属性的学派, 将学术谱系的范围进一步扩大。针对中国古代学术的这一特性, 杨矗认为, 正是有了这些谱系且谱系不断细化、不断交融, 才促使了中国学术不断的向前发展。 (7)

西方虽然直到尼采、福柯才开始对谱系学有了详尽地阐述, 但事实上, 学术谱系的划分一直贯穿着西方学术的始终。从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的一脉相承, 再到近现代的实用主义、建构主义、解构主义、法兰克福学派、英国伯明翰学派等诸多学术派系的涌现, 西方的学术传承也在有意无意之中完成了自己的谱系建构。之所以形成这样的态势, 也在于西方学术与中国学术的相同的内在性, 即基础的主干性学术谱系的内在扩张需求。每一位学术谱系的成员, 都在接受与传递之中完成了自我知识的更迭与发展, 形成了烙有自我标签的学说体系, 在这一内在需求的驱动下, 谱系的发展与嬗变也是情理之中的了。

在对中西方学术谱系的历史梳理之后, 我们似乎可以如下定义学术谱系:学术谱系应是一个具有相似的学术起源, 类似的话语结构与知识体系以及共同的价值观念构成的学人共同体。在这一团体中, 必须要有明确的研究纲领、旗帜性的引领人物, 对内而言, 谱系应具有传承核心学术理念的功能;对外, 它需要对核心学术理念不断加以阐释嬗变, 以助于谱系的开枝散叶、开疆拓域。在相似的学术起源这一点来看, 学术谱系中更应该突出师承的重要性, 这一点也是由中国历代相传的文化属性所决定的。正如清代史学大师章学诚所强调的:“学者不可无宗主, 而必不可有门户 (8) , 师承与学术的关系远不是西方所谓的学术共同体所能比拟的了。在中国学术谱系发展史上, “师之所存道之所存的现象是极为常见的。谱系的创建者以其丰厚的学养和知识, 构建出特有的学术体系, 后学则应不囿于师门之见, 进一步对师说承继甚至批判发展, 才能够将学术之路发扬光大, “学术谱系的意义和价值就在于维系学术的连续性, 并为学术积淀提供内在逻辑和学术建制的双重保障 (9)